北地街道| 苏尼特左旗| 闻喜| 澳门特区| 八堡四纬| 电白| 阿巴嘎旗| 白杨冲村| 薄壁镇| 报福镇| 白沙洲| 碾子山| 潼南县| 北龙乡| 北界镇| 办冲| 八宝庄社区| 集安市| 巴扎结米乡| 安贞里社区| 贾汪| 柏叶村| 额敏| 白旗寨满族乡| 定州| 白沙洲| 郧西县| 半边桥| 阜康市| 柏枝乡|

龙游商帮:参天老树待新芽

来源:衢州新闻网-衢州日报 2018-04-24 09:56
标签:出死断亡 一起娱乐 孙河沟村委会

编者按:前不久,龙游县第三届龙商大会开幕。400名乡贤齐聚一堂,共叙乡情友谊,共话家乡发展,展示新时代的龙商精神。

龙游商帮历史悠久,声名远播,实指浙西地区衢州府西安、常山、开化、江山、金华汤溪等地的商人资本集团。因以龙游商人最多,经商手段最高明,活动范围最广,积累财富最多,故冠以“龙游商帮”之名。它萌发于南宋,鼎盛于明清,衰落于清光绪以后,与山西商帮、徽州商帮、陕西商帮、山东商帮、福建商帮、洞庭商帮、广东(珠三角和潮汕)商帮、江右商帮、宁波商帮并称为“中国十大商帮”,且是其中唯一一个以县域命名的商帮。

慧一文

龙游商帮有着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和海纳百川的肚量,在强手如林的各大商帮中崛起,自立于商帮之林。它的兴衰也为后人,更为新龙商留下了珍贵的智慧财富。

龙游县保存的民居古建的数量和档次居全省之首,1200余栋明、清古建筑就是龙游商帮物质遗存的最好见证。也许有人不禁要问,为何在龙游城区,这个时期的历史遗存反而更少?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不妨回顾一下龙游的历史。

明中晚期,“龙游城内居民殷富,小东门一隅尤繁盛。”至清初,因朝代更迭及耿精忠之乱后,龙游是“比年以来,生齿凋耗,积贮鲜少,民无担石之储,士有襟肘之叹,忧愁噍杀,困顿元聊”。这只是其一。从咸丰八年至同治二年,清军与太平军为争夺龙游城,攻守转换数轮,导致情况更为惨烈。

据余绍宋《宝胡堂笔记》载:“吾县发匪前,城中屋舍栉比,北门至驿前五里,有长街,亦颇繁盛,桥下亦有烟户三千余家。比匪退,悉成焦土……城中大西门、小西门、后高山一带,犹荒烟蔓草也……真浩劫也。”所以,城内现存古建筑,多为同治二年后所建。

曾经的龙游本土商界代表一度风光无限

晚清民国时期,龙游城区商铺林立,尤其大街(今太平东路)及濠沿街(今大众路)两侧,主要商铺有天香楼、王泰兴(京货)、张同和布店、包益丰布店、同裕布店、傅万盛瓷器、叶佛生(濠沿街西)、信丰泰、泰昌布店、义泰兴布店、三友(南货,指油盐酱醋茶等食用物品)、程泰(南货)、三缘斋(对联)、姜益大(前京货后布店)等等。

龙游城区曾商铺林立,姜益大等商铺就开设在主要道路两侧。图为抗战中,被日军侵略后的龙游城。 资料图

相对而言,大家比较熟悉的是以信誉著称的“姜益大棉布店”的故事。如今依然存在的品牌只剩滋福堂与广和两家。但这个阶段的龙游商业,既没有形成较大规模的商号,也没有知名的拳头品牌,“遍地龙游”之谚渐成绝唱。到民国时期,连龙游本地商业,也几乎落入外地商人手中。

当时在城区,外地商人设立的会馆、公所有十余处。其中,徽州、宁绍、江西、处州等会馆规模较大。龙游南北两乡也在城内设立公所,南乡公所设在祝家巷口,北乡公所设在柴大巷内,而龙游会馆在大南门泮池东侧。

这个阶段,龙游本土商界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是驿前村的张芬。他是龙游首富,人称张老颂。张芬以经营小本木头生意起家,发展为张鼎盛木行。生意盛兴时,他聘请正副经理各1人,职工有30余人。他还开设“张豫盛过塘行”,辟有专门的“背板埠头”,有水面200余亩供停放木筏,有专业装卸组织“金板会”、运输组织“永清会”,拥有土地2000余亩,驿前码头店面数十间,好似当时上海滩的“大佬”。

张芬利用码头资源优势,不仅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并且乐善好施,关注教育民生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),龙游县设劝学所,张芬从1910年起任总董,掌管全县教育事宜。1921年,平政桥(当时连接南北乡的唯一通道)因飓风被毁,张芬“乃集诸伸会商于庭,谋所以修复而扩张之”,修复平政桥,便捷南北两岸货物人员通行。

另一位代表人物是汪益乐。清咸丰元年(1851),因江北所产茶叶在盐仓镇集散,遂改称茶圩。茶圩镇因地临衢江,渐成县内一大商业集镇。北乡各区所产稻米等货物均由此运兰溪,棉布、百货等行业也以此为口岸,店面增多,市面繁荣。咸同兵变时沦为战场,1926年又被孙传芳部队洗劫。但茶圩商业集镇仍屡废屡兴。1930年前后, 茶圩村有居民230户,1200余人,设米行、木行、盐店、坊、染坊、酱酒坊、绸布店、南北货店、药店、烟店、酒店、豆腐店等,其中大米贸易出口最盛。

汪益乐本是合润米行的一名小伙计,但刻苦好学,经商有道。民国初年,他以三四千元资金在茶圩开设汪怡泰米行,收购大米销往萧山临浦一带。1926年,孙传芳部南下,人心慌乱,粮价低落。汪益乐向银楼贷款收购大米,待时局平定后销出,一举获利数万。1937年12月日军侵占杭州后,他又购入稻谷、大米、桕油、青油,因日军一时未过钱塘江,次年二三月间,这些物资价格上涨不少,他再获利数万元。至1940年汪益乐拥有流动资金20万,成为闻名金、衢、严三府大粮商和龙游县商会主席。汪益乐后来主营油蜡生意,日军侵犯时,紧急疏散桕油300担,但剩余价值近20万元货物仍被日军劫掠,后继遭洪水冲荡,自此一蹶不振……

文化因素未必是旧时龙游商帮衰落的主因

纵观龙游商帮衰落,究其原因,大多研究者归结于文化。他们的观点是:文化既是龙游商帮崛起之利,也是龙游商帮衰落之弊。他们认为,地处孔氏南宗儒学中心的浙西地区,从内心深处鄙视商业和商人,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,一是重农抑商,二是重仕轻商。在这样具有很强宗法色彩的儒文化观念的支配下,龙游商人中从商而终的极少,多数人无论是发了家或是赔了本,最终还是落叶归根,返回到农为本的老路上来。一些富有的商人或把精力和财产投入官场经营,或如龙游叶氏家族将经商所得巨资悉数投入叶氏建筑群,而很少有人去投资产业扩大再生产。

龙游民居苑中,富有个性的传统建筑彰显了龙游巨商富贾的精神追求和文化品质,是龙游商帮文化的见证。 资料图片

的确,龙游商帮的衰落与文化因素一定有联系,但未必是主因。商业成功需要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多种因素,但失败只需任何一项。实际上,若归结原因,我认为,因战乱而衍生出的一系列问题才是主因。

龙游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战乱破坏原有稳定的官商关系,消灭了官场资本,毁掉了资源供给,最可怕的是连那些懂经济、善经营的人才也杀得差不多了,且县内人口又急剧下降,所有商业经营所需的要素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,短时间内凭什么东山再起?

且晚清后,外强入侵,中国近代社会经济结构也发生一些变化,上海、宁波等地沿海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,这也是内陆县城所不能完全适应的,不仅龙游商帮,晋商、徽商等也逐渐衰落。

无可奈何花落去,长江后浪推前浪。我们不必为龙游商帮的没落扼腕叹息,龙游商帮的生命周期虽然短暂,但龙游商帮的文化流传却是久远的,这是一份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。

而今,新龙商异军突起,在外投资活跃,传承演绎了众多传奇。龙游总商会拥有会员单位近四千家,十万龙游商帮传人活跃在全国各地,并在各自领域创下不俗业绩,涉及金融、地产、商贸、制造、教育、电子信息、医疗、互联网等十多个行业,涌现出张林松、柯国宏、谢力等一批新龙商代表。他们承袭了历史上龙游商帮的优秀品质和优良传统,创造着新的辉煌。我们在他们身上仍可找到当年龙游商人的印迹。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(来源:衢州新闻网-衢州日报  责任编辑:吾献红)

  • 联通
  • 浙里投
任丘市 小龙街 第二矿区第九虚拟村委会 龙凤镇 万利镇
周云 杜厝 敬信镇 赛慈寺 亚速尔群岛葡属
世爵娱乐平台登录 鑫濠时时彩 3k娱乐余额宝 3k娱乐网址 发发娱乐平台